原来哪都一样

我曾以为,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,最终大家都能相互理解,互相配合。每当我遇到这种人的时候,合作的过程总是非常的愉快。但是有时候也会因为太轻易的信任看走眼,比如在课堂上觉得wow他好有意思然后产生对自己老师无端的信任。很遗憾你错了,他在展现一对多的态度和一对一的态度必然是不一样的。 比如我申请remote这事。 我已经说的很明确了,我感染了, I am sick, 此外我不在学校,cost many money and time to travel, while i have multiple tight ddl. TA 显得很理解, 而老师就显得很死板: 他想要通过几次拉扯让我承认我不是因为sick而必须回来考试。我真几把服了, 我说了我他妈阳了,你还要怎么样。我在也不在,只是个辅助因素。他却很明确的说: 你在不在我不在乎,你有几个DDL我也不在乎,我只在乎你are you felling unwell 阳性与否。这也是为什么我如此厌恶教育系统: 老师在他自己课上享有对学生无限大的权力。老师也并不很在乎学生的看法:就算你们有什么狗屁教学评分系统,但是是学校给老子发工资嘛! 闹到管理层那里,干我屁事,你考试就这一会儿影响多大,我少了一个学生考试没过也不干我屁事啊? 一对多的关系,又加上和老师的利益更加站在一起的仲裁层,本就是不平等的。西方有个好处是言论自由,可以引入外界的仲裁层,所以导致西方比较看重个人意见,而管控言论的东方压根不需要在乎,“我的规矩就是规矩”,笑死。

--

--

--

--

--

--

--

--